求求你们把戚薇版的《NANA》放出来吧!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6-21 01:50 点击数:

不论安倍夜郎创作的治愈系漫画,还是小林薰主演的同名日剧,《深夜食堂》都基于日本饮食文化,展现出浓厚的市井气息。餐馆老板根据客人需求做出各种料理,而客人则会以不同社会身份、身处不同视角,带来一个个充满人情味的故事。

选角作为电视剧观众最为关心的环节,粉丝也给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最佳答案,有人认为“年轻时的王菲还可以一试”,有人希望“飞儿乐队前主唱能出演芹泽蕾拉”。

虽然国产翻拍剧一直因本土化、广告植入等问题为观众所诟病,不过近两年也不乏较为成功的翻拍作品。

“参考《镇魂》的赵云澜、《美人为馅》的白锦曦,娜娜抽烟的动作可以直接改成吃棒棒糖。”电视剧修改原作设定的规律,观众们已了然于心,熟练得让人心疼……

虽然新版《NANA》真人版还未放出更多消息,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,如果以网剧形式呈现,或许会还原原作的部分人设和情节,但若计划上星播出,则很极有可能脱离原作的负面设定,仅保留“恋爱、成长、逐梦乐坛”的情节。

虽然粉丝们不敢相信这样的《NANA》会被翻拍成国产剧,但实际上早在八年前,国内影视团队就已经做出相应尝试。

不止是翻拍难度五颗星的《NANA》,近些年改编自日本小说、影视剧、漫画、动画的国产剧和国产电影越来越多。不过,许多翻拍时装剧都会落得翻车结局,比较有话题度的人气作品大多只在及格线徘徊。 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国内翻拍影视剧,正处在“还原与魔改都显尴尬”的两难境地——国内分别于2017年、2019年推出的两个版本的《深夜食堂》,恰好可以印证这一点。

将这些元素放到国产真人剧中,是观众们难以想象的操作。除角色经历外,复杂纠结的感情线、朋克摇滚乐队表演、有寓意的纹身、两位女主因同名而产生的羁绊等系列设定如何呈现,同样成为粉丝最为担忧的因素。

既然完全照搬原作不接地气,那么结合国情的改动会让观众满意吗?答案很可能也是否定的。

站在原作粉的角度,抗拒不走心的国产翻拍的同时,其实也期待着自己被优质改编“打脸”,但翻拍剧集能否做到这一点,正片播出前都是未知数。正如网友所说,想让《NANA》原作粉无条件买账,还有一个更为精妙的解决办法:“倘若实在拍不出原作精髓,不如就把戚薇版《NANA》放出来(让大家开心开心)吧”。

题图 /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如何拯救“国产翻拍PTSD”的原作粉? 难以完美还原的《NANA》 国产翻拍注定“水土不服”? 《NANA》该如何重新解构?

“想象一下穿美特斯邦威的娜娜,穿阿依莲的奈奈。”谈论起广告植入,这一届观众也有自己的看法。

从日本真人电影的口碑变化也不难发现,想要以真人影视剧的形式展现《NANA》中角色的气质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矢泽爱用细腻的手法描绘出一群并不完美,却好似真实存在的人物:大崎娜娜坚定独立,是一个抽烟、喝酒、纹身、戴耳钉,辍学打工组乐队的酷女孩;小松奈奈温暖坚强,有一个“恋爱脑”,希望成为家庭主妇,曾经当过小三,还未婚先孕;本城莲、冈崎真一等男性角色,也都是实实在在的“问题青年”。

在《NANA》豆瓣页面、知乎相关提问中,许多粉丝都提到这部少女漫画能够打动自己的原因:读者与观众并非单纯在意人物成长与感情进展,而是作品的整体所传达的情感,以及与现实的关联,即便人物感情纠缠不清,结局也有遗憾,但不完美正是生活常态,角色的各项选择也没有绝对的对错。这或许正是“三观不正、剧情狗血的《NANA》为何能引发粉丝共鸣”的答案。

影帝梁家辉自导自演的《深夜食堂》电影版,将菜品改成龙井虾仁、辣炒蚬子、鸡汤馄饨等国内特有小吃,活脱脱打造出一家“舌尖上的食堂”。但菜品的更改并不能让观众满意,食客故事被指“单调老套,像一碗无趣的鸡汤”,“还不如脱离IP,做原创内容”。

令人遗憾的是,“黄小厨”黄磊没能拯救国产剧版《深夜食堂》的口碑,11万豆瓣用户为该剧打出2.8分的低分。有观众指出,黄磊版《深夜食堂》与日版相比,场景造型相似,人设故事雷同,而且还会因“茶泡饭三姐妹变泡面三姐妹”等设定改动让剧情显得不伦不类。

《十日游戏》导演臧溪川曾在采访中提到,“(原作与本土化改编的)平衡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前提是:中日社情不同……我们的观众对于社会意义或者社会价值的追求是刚需。”这也是中国观众无法从《求婚大作战》男主棒球队队员身份中获得共鸣,难以理解《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》男主身为啃老族却以“高等游民”自居的原因所在。

《NANA》是矢泽爱于1999年在集英社《Cookie》杂志上连载的长篇少女漫画,通过讲述两个名字相同、性格不同的女孩经历,探讨友情、爱情、理想、音乐和成长等话题。 2005年,由中岛美嘉、宫崎葵演绎的《NANA》真人电影在日本上映,由于演员与角色贴合度较高、歌曲出彩,该电影最终收获了40亿日元票房,同时让当年《NANA》漫画的销量登顶年度榜单。不过,这部电影仍然存在争议,部分粉丝认为真人版的内核不足以与漫画原作相比较。而后续的真人电影续作则因更换主演,口碑直线下滑。

在未来,国内的观众们还会看到更多翻拍自日本IP的真人影视剧。张新成、林允版《交响情人梦》即将开播,另外《棋魂》《月刊少女野崎君》《猫眼三姐妹》《秒速五厘米》《一周的朋友》《情书》《非自然死亡》等作品也已传出翻拍消息。由于有太多口碑崩盘的前车之鉴,因此“不看好”几乎成了所有原作粉丝面对翻拍的第一反应。

在国内观众看来,属于中国的深夜食堂,应该是苍蝇馆子大排档,啤酒烤串沙县小吃。而这部剧中最接地气的元素,只能数安居客、老坛酸菜牛肉面、金龙鱼等广告植入了。

日本影视作品往往会讨论社会现状,反映部分群体的生活和心态,因此完全照搬原作,以及流于表面的本土化都并不是翻拍的正确打开方式。只有建立在国内社会环境基础上的改编,才更有可能让国内观众“真香”。

说到底,能否在不影响核心内容的情况下使《NANA》更符合国产电视剧的特征,最终得看编剧、导演及制作团队如何解构。

计划年底开拍的《NANA》,同样将面临本土化改编的问题。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,《NANA》角色特征对演员的气质把控提出了极高要求。更何况在国产影视剧市场,《NANA》主角们的设定都像“反面教材”,逃不开被魔改的命运。根据备案公示表的梗概,最新国产翻拍版《NANA》更注重“情感”、“追梦”等要素。随着对人设负面经历的削弱,如何保留原作内核,的确需要打上一个问号。

国产真人剧又一次对日漫下手了,这次“房子塌掉”的是《NANA》的粉丝们。 根据广电总局2020年5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,改编自日本少女漫画《NANA》的国产真人剧将于今年年底开拍。此消息一出,引起粉丝的一片哀嚎,他们质疑“原作人设不可能完全还原”,同时也道出心中最大的疑虑:国产真人版《NANA》究竟要怎么拍?

目前在网络上,仅能找到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的剧照和20分钟片花,现在看来,该剧的服装造型有着当年特有的时尚风格,台词剧情稍显夸张,故事好像大致能够还原原作,不过重点却似乎放在了主人公之间的爱恨纠葛上。

近期热门网剧《十日游戏》,就在保留东野圭吾原作小说《绑架游戏》的情节架构的同时,对人物身世、背景设定等进行了本土化调整。除开吃路边摊、老宅建筑等场景更改外,男主从原本的广告公司职员变成游戏行业创业者,与国内互联网创业风潮相呼应。另外,原生家庭话题、关键人物的黑道设定、警察卧底往事等原创支线剧情,将“假绑架、真命案”的主线串联起来,以探讨人性复杂与精神救赎,既符合东野圭吾的原作内核,又带给国内观众更多真实感。

有趣的是,其中一些原作粉虽然对国产改编失去信心,却也已经调整好心态来吐槽即将到来的翻拍作品。

不少《NANA》粉丝,就从“求你不要拍”转变为“既然躲不掉,那就让我看看会到底会被改成什么样子”,开始好奇“这群问题青年如何变成新时代正能量后浪”,同时结合国内电视剧市场情况,进行调侃式的无厘头猜测:

真人剧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于2012年开拍,由戚薇、路晨、李承铉主演,正是改编自矢泽爱创作的漫画《NANA》,两位主角还因戏结缘。可如今,戚薇和李承铉的孩子都已经5岁,但这部定情之作却仍未播出。

这也令众多原作粉丝惊讶:“一些剧情居然能对上,但是为什么这么好笑”。不少演员粉丝则直言:“这么多年过去,看这造型和剧情……还是别播了”。

Powered by ag真人体育彩票-ag真人视频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